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美股猜顶游戏见顶未必见血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0:18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美股猜顶游戏:见顶未必见血

美股的牛市已经超过5年,如此长的牛市历史罕见,但是它仍然在不断创下历史新高。美股顶部到底何在?整个市场都在进行着猜顶游戏,我也不能免俗,也尝试一下“猜顶”。但是,面对一个超级大牛市,我希望以更长的历史和更大的财富视角来看。

世界上,没有人能判断准确短期顶部。但是,长期的规律似乎有迹可寻。美股长期见顶的两大关键指标是货币和企业盈利扩张,我们主要从这两个长期指标判断。

耶伦的靴子

首先,就是央行利率。货币宽松与股市之间有着复杂的准线性相关的关系,其中,最具指标意义的就是央行利率。因此,不仅仅是美股,全世界都巴望着美联储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过去几年美股的牛市,很大程度上与伯南克开着飞机撒钱有关:第一,在价格端,美联储过去几年把联邦基准利率压制在0-0.25%的历史超低水平,如此低的利率简直是银行和大企业的救星。银行可以以极低的价格借款,企业也能以较低的利率从市场融资,从而增大企业杠杆、降低财务成本;第二,在数量端,过去几年里,美联储通过QE,极大扩充了资产负债表,从接近0扩张到4.4万亿美金,这些基础货币乘以货币乘数之后,对M1、M2、M3有着巨大的影响,除了避免金融危机去杠杆后的流动性陷阱之外,更主要的是抬高了包括股市市值在内的M3准货币总规模,股市有水涨船高的基础。

正因如此,诺贝尔奖获得者席勒预言,美股估值太高了。按照他发明的经通胀调整市盈率计算,现在美国股市的周期调整PE已经达到25倍的高点,远高于历史均值的15倍,可以与1929年、2000年、2007年的三次大崩盘相比了。笔者并不赞同这种直接的比较,因为考虑到超低利率的影响,股市的潜在收益率仍然高于债券市场;但是,考虑到利率因素之后,历史上15倍的PE可能大约对应于现在的20-22倍PE,美股依然是高估的。所以,我们认为,从利率或者说收益率的角度来说,股市正在其顶部箱体。

但是,更大的权柄掌握在美联储主席耶伦手里。美联储什么时候缩减QE到0、直到逆转,什么时候加息 ,成为整个市场最为关注的政策。事实上,雷声大雨点小,美联储虽然在缩减QE规模,但是,这里的缩减只是意味着降低货币扩张的速度,而不是不扩张。全世界都在等着耶伦的靴子落地,但是,靴子总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美联储最初的加息标准是失业率,前任主席伯南克认为如果失业率低于6.5%就会逆转货币政策;但是,现在的锚点却变成了通胀指标。历史上,央行的使命都是为了控制通胀,现在却成为制造通胀—问题是,放水了如此多的货币,通胀并未来临,失业率的降低速度也并不算快。这与“日本病”有几分相似(尽管美国经济要比当初的日本强健不少):货币不断宽松,失业率可以缓慢下行,但是,通胀没有来临。如果是这样,有较大的概率是:美联储中期内停止QE,但是不提高利率,股市虽然缺少向上的大幅动力,但是,却有在高位维持在箱体内部的理由。

巴菲特的担忧

巴菲特对美国股市、美国经济一向持有相当乐观的态度。没错,全球最优秀的公司在美国,美国以全球约四分之一的GDP撑起了全球超过40%的股票市值,就体现出美国公司的优异,这几年美股能迭创新高,很大程度上也与苹果、谷歌等IT巨头盈利能力不断创造新高有关,与摩根大通、富国银行的盈利恢复有关,与包括中概股在内的很多新兴公司快速发展有关……巴菲特从来优先关注企业,而不是宏观经济。

但是,巴菲特主动提及的担心值得我们关注,就是企业利润占GDP之比。到2013年底,美国企业盈利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13%的历史高位,几年来企业盈利的增速一直显著高于GDP的增速。这说明什么?GDP由居民收入、政府收入和企业盈利(资本收入)构成,企业盈利的过快增长背后,是居民收入特别是低收入阶层收入和政府收入占比的减少。

正因如此,美国每年2%左右的GDP增量蛋糕中,绝大多数通过企业利润方式划拨到了资本手里,那些富人和上中产也通过股票实现了财富增值,但是,穷人的财富和工资水平是下降的,下中产也是下降的;上中产基本是持平的,而富人的财富却出现了大爆发。

巴菲特一定不是在担心这会导致工人运动,或者99%的革命,美国富人主导的政府对此有一套完整的处置方案,工会早已经堕落成资本的帮凶,警察的镇压也毫不含糊。巴菲特最担心的恐怕还是资本是否有能力进一步在GDP蛋糕里攫取更大的部分。这一点正在变得更加艰难起来,毕竟政府、居民收入不能无限缩减,具有其内在刚性。

宏观层面如此,中观、微观层面也是如此。以IT行业为例,苹果股价和市值近期创造了历史新高,但是,其盈利能力能否超过2012年的顶部尚未可知;谷歌的增速也下降到只有15%左右;微软、思科 、IBM们都已经到达了各自成功的顶峰。这些微观的例子说明,IT产业的盈利能力已经极强,进一步快速增长的力道不足了。

IT行业如此,其他很多行业也是如此。通用汽车代表的汽车行业、洛克希德马丁代表的军工行业、沃尔玛代表的零售行业、埃克森美孚代表的石油行业、甚至宝洁代表的快消行业都面临着利润增速大幅减缓的挑战。

但是,它们短期又没有被摧毁的压力,王者地位无虞。从实体经济角度,从微观和中观看,最终结果也可能是,相关股票在一个高位的箱体震荡,而不是崩盘,见顶而不见血。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课程难度

ib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