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生意场的云式唱腔

发布时间:2020-02-11 04:48:23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8月18号,百度技术创新大会上,百度双李(CEO李彦宏和CTO李一男)高调推出“全新的学术理念”——框计算。

百度将“框计算”与“云计算”并列为两种不同学派的技术理念。在百度网站上,对于二者的区别,阐述如下:“框计算”和“云计算”代表两种不同的学派。云计算强调后台资源的整合,为客户提供低成本的IT基础设施的配置;而框计算则强调前端用户需求的研究和响应,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互联网服务。框计算理念的提出,革命性地完善了中国互联网科学的理论体系;框计算所包含的各种创新技术,使得中国信息产业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并将带动整个IT产业的技术进步。

两位李先生基本是把“框计算”抬到了“紫禁城巅”的高度。继续浏览“框计算”的技术架构,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新型计算技术,让供给匹配需求。百度提及的四项技术分别是:语义分析,行为分析,智能人机交互和海量计算。

“让供给匹配需求”基本上是打交易行为诞生的那一天,人类社会天然存在的需求。而通过新型计算技术来实现匹配的畅想,此前也有形形色色的公司表达过。最近的最炫的一个例子则是Wolfram Alpha网站。之所以目前都没实现真正的“心想事成”,这其中的关键是在于,数据清洗能力,新型的建模能力(包括百度提及的语义分析等)和更快的计算速度,还不够成熟。那么百度要宣称“框计算”是“革命性的”,是“突破性的”,那么两位李先生应该说明或者展示一下百度在数据清洗、建模能力和更快的计算速度上的高人一等。

很可惜,没听到这方面的真知灼见。

在我看来,如果没有“云计算”就无法实现真正意义“框计算”——一个能让你心想事成的“框”。从这个角度说,我认为百度技术创新大会犯的错误是在于,它所展示的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非成熟的实现愿望的手段——如何处理海量存储,如何在海量信息中进行数据萃取,如何建立模型让电脑突破“0”和“1”的格式化思维,来理解更多非格式化数据?

在百度提出“框计算”前,我们一直在关注“云计算”,试图弄明白它到底是不是仅仅只是一个时髦的IT概念。从2007年至今,我们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云计算”和它的“传闻”,以及它在引发的一些变化。我们认为,与其将云计算视为一种技术,不如将它视为一种引发商业模式变革的变量。

正如瓦特蒸汽机伴生的是“世界能源紧缺”这一潜台词;信息革命伴生的则是另一种紧缺——IT资源的紧缺。云计算则是这种紧缺的产物,或者说是一种解决方案。正如外部的环保要求改变商业行为,IT资源的紧缺很快也会影响我们的生意,所以,我们需要了解云计算以及它所改变的思维模式。

2004年,姚宏宇曾向美国雅虎的高层提出,雅虎处理海量数据的平台,完全可以商业化,以服务的形式,提供给其他公司使用。

但提议很快被否:这不是雅虎的商业模式,不符合公司的发展方向。姚此时已在雅虎工作近十年,曾经负责雅虎财经的整个IT架构,后到雅虎研究院任职。

与此同时,亚马逊正“被迫无奈”地向外界出租一些“计算资源”。

为了应对圣诞的图书销售旺潮,亚马逊一下购买了大量的服务器、带宽等,旺季过去,自然闲置了。于是想了个办法,让IT资源,像水和电一样,流到了需要的个人开发者、程序员和中小企业那里去。

三年后,姚宏宇回到中国,创办了友友系统,继续他的海量数据处理解决方案研究,并开始兜售他的中间件产品,目前已经有两家央企的订单,一个订单据说一年能有百万级的收入。

当然,友友还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静悄悄地伏在北京上地的创业孵化园。而亚马逊当年的无奈之举,已然成为年收入约5亿美金的大生意,更是一举成为最具想象空间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大小各异,这两家公司有一点却是共通的,他们如今都有一个大光环——云计算——一个由Google公司提出来的新名词。

“MIT(麻省理工大学)的周边,这两年已经冒出数千家大大小小的云计算创业公司,硅谷则更多。”朱近之说,她是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中心的项目总监。不过她并不惊讶于这么多的“雨后春笋”,因为身在IBM——这个最会“卖”新概念的公司,她比谁都知道,这的确是个大商机。

事实上,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无论是IT界的大佬,还是新冒出的“菜鸟”,都在为“云计算”做着注脚,并拥有各自的“云”式唱腔。

喧嚣两年余。

拨云见日

那么,“云”是什么?

是虚拟化技术?是分布式计算?是SAAS(软件即服务)?答案应该是:都是,也都不是。

Google高级软件工程师克里斯托夫·比希利亚(相关阅读:云计算是如何演化的?)在Google内部耕耘的是更大的存储能力和更快的检索速度,从这个角度看,“云”确实是通过虚拟化技术,Mapreduce等软件技术所形成的物理意义上的计算集群。在“云”之前,还有网格计算等其它名词,也是致力于此。甚至可以说,“云”是某种升级了的“网格计算”,它整合了已经存在的技术,包括虚拟化,分布式计算,web 2.0技术等。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姚宏宇如此概括云计算的由来:从最早的大型计算机,到个人处理的小PC,和各企业封闭的数据中心,再到虚拟的大型网络计算机。

在云计算中,动态分享的计算资源被虚拟化,并作为一种服务模式被访问使用。这意味着无论个人的终端,还是企业的终端,都可以无需再购买服务器、存储等硬件设备,而可以交于提供“云”的服务商,按需索取。

IBM软件集团Rational总经理Daniel Sabbah认为,“按需索取”才是“云”的重大意义所在,他认为“云”改变了思维方式。“云的解决方案就是让我们随时随地能够以任何一种技术来获取解决方案,任何基于网络服务的内容都可以是以云的概念来做。过去人们对技术特别的着迷,现在变得特别务实,关注技术给我们带来哪些东西。”

Daniel Sabbah所指出的正是一种可能性,一种可以带来新生意的可能性,一种也可能毁掉你的生意的可能性。

2009年,IBM谈成了全球第一单“企业云”的生意,在中国,中化集团。

彭劲松是中化集团的CIO,他服务的这家大型国企需要升级公司的ERP系统。作为CIO,他要保证的是,在升级的过程,原有ERP系统不能中断。这往往意味着要购买更多的服务器等硬件来调试升级,升级完后,新购硬件设备可能面临闲置和浪费。在IBM的建议下,中化考虑建立一朵企业云。

这主要是利用IBM的软件和技术,使中化全球的数据中心虚拟化,整合闲余的CPU、存储等资源,形成企业内部的“云”,来为新的ERP系统升级提供“IT资源”。

“具体的成本降低比较难计算。但我们除了做云计算,投入了一些人力物力、买了一些服务、软件许可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了。这和跑ERP的硬件投入成本,不可同日而语。”中化集团CIO彭劲松如此解释云计算的收益。

有了样本,生意便接踵而来,朱近之表示,“中化之后,陆续签约了不少公司,每个行业都有代表,已经有十多家。”IBM的“企业云”显然已逐渐上道。

而IBM应对的方式,首先便体现在了组织架构上。

2009年2月,在原有的软件、硬件、服务三大事业部外,IBM新成立了“云计算”事业部。

这并不是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在接触新客户时,云计算事业部除了派出销售,还会有咨询师从行业和商业的角度看客户究竟需要什么,同时又有架构师来分析整个企业所需的IT架构,然后把合适的硬件、软件、服务产品填充进去,再寻找别的事业部的配合。

对于IBM而言,“云”是双刃剑。一方面,IBM又多了一个咨询项目可以卖,另一方面,如果越来越多的公司或机构购买的只是云计算服务,那么IBM的服务器的整体销量,从长期看,是会下降的。

云蒸霞蔚

较之IBM、HP、微软们的“云”转换,Salesforce已然云蒸霞蔚。

最新公布的Salesforce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这家最早终结盒装软件和软件许可售卖的公司,第二季度收入为3.1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单季度客户就新增3900名,客户总数为63200,较去年同期增长32%。

更可喜的是利润,运营利润率为9.3%,去年同期为6.1%——SAAS往往有着规模效应,客户越多,现有硬件、软件的利用率便越高,边际成本反而降低。

而最早只提供CRM软件服务的Salesforce,显然已经不满足欧美市场和单一的CRM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提供。

7月,Salesforce平台智能部总监Peter Coffee便来到中国,开始在一众媒体前“剖析”Salesforce和云计算,这是他第一次来北京。

除了传统的由Salesforce提供的SAAS服务,他更是大力介绍2007年后新推出的平台。这是个开放的,提供给ISV(独立软件开发者)的平台,Salesforce提供开发的IT资源和一些程序模块,而ISV则可以提供多样的应用软件服务,并确定自己的价格。

之所以带来北京,Peter显然有着“理论依据”:“Gartner做了一些调查,他们的研究显示在亚太地区的‘云计算’的发展和增长速率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0%到80%,而这个数字在其他地方只有20%-30%。”

不过事实上,除了全球统一采购权的外企,在中国延续使用Salesforce的服务,本土企业亦越来越多。

IT已经无处不在,这便意味着,或许每一家企业和个人都将会和“云”扯上点关系。

事实上,对于个人来说,“云”早已在身边,譬如很多人已经逐步放弃要授权费的office办公软件,而使用免费的Google的Docs,这是在线的文档编辑软件,并且无需再占用你的硬盘。当然,谷歌的做事方式一向是“免费”,繁荣整个互联网,然后售卖广告,才是它的核心商业模式。

这难免让微软左右为难,它也向云转,譬如在2007年推出微软Office Live,但这仅可以让Office软件的用户把文档直接存放到网络空间中,并不能够在网上进行修改编辑。当然,微软的CEO鲍尔默也多次提到要“软件服务化”,但这对习惯了一次性“卖”软件盒的微软来说,并不是容易的事。

不过,刚刚过去的7月,微软亦公布了自己的Azure云计算操作系统计划。这相当于把微软能提供的开放的服务整合在了一起,包括数据库存储、计算等,使用Azure系统进行计算每小时价格为0.12美元,使用存储服务每月每Gb价格为0.15美元,计划11月商用。

通过帮客户建立“云环境”而在云趋势中分得一杯羹的IBM,或许也意识到云所带来的业务消长,它正在酝酿不同的“云”平台。譬如在香港,IBM还提供旗下在线会议、协同合作等功能的软件品牌Lotus的SAAS服务;以Rational为例,它在建立一个用于软件测试的“云平台”,计划于2010年商用,平台上将采用租赁、分期付款等多种收费模式。

无论如何,“云”是越来越繁荣了。

而产业链条亦越来越清晰,从提供硬件、软件和基础架构服务的IT公司,譬如IBM,惠普,到“云”平台提供者,包括谷歌、微软、亚马逊等,再到应用软件平台,如Salesforce,中国的八百客等。

新的环节和商业机会亦出现,譬如无锡太湖云计算平台服务公司,便是无锡市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和IBM合资创办的新企业,为整个软件园甚至无锡的公司,提供动态的IT资源和软件服务。合资公司正在酝酿以“IT资源”换“股权”的方式,来孵化这些创业公司。

在朱近之看来,未来的企业,可以分为两类:提供“云”,或者享用“云”,如此而已。

如果你把它当作一种商业模式看,你会发现,“云”更像是一种母体延伸,一种嵌入式共生,一种服务为上的商业理念。

而这,是可以抛开IT而深研的。

中山注册公司费用

工作签证种类

注册马绍尔公司费用

广州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中山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注册公司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