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孩遭托管施暴致满身伤专家长期全托不利成长《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17:42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东快记者吴剑杰

五岁小女孩小肖疑遭私人托管阿姨施暴致满身伤,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关注小肖所遭不幸的同时,“小肖父亲因出外谋生家里缺人手,无奈将孩子放在私人托管进行全托”的境况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全托问题的热议。

东南快报记者对福州全托市场进行调查发现,大部分全托孩子除了托管“老师”的陪伴,只能通过视频和电话感知亲情。

据福建家政服务业协会学生托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梦海估算,目前在福州进行托管的孩子,有1%—2%左右为全托。“全托要投入的精力过大,风险过高,虽可借助托管老师的陪伴,并借助科技的力量缓解矛盾,但父母的爱依然是所有人都无法取代的,长期全托不利于孩子成长。”陈梦海说。

在福州托管机构里全托孩子约占1%—2%

上周末,陈嘉陪着在福州小柳小学上三年级的儿子陈默逛了公园,还去了书店,买了他喜欢吃的零食。在陈嘉眼里,这种陪伴像是一种弥补,从周一到周五,陈嘉与9周岁的儿子只有两次接触,周一上午送去托管机构,周五晚上待孩子吃完饭做完作业后接他回家。

陈嘉是宁德霞浦人,他和妻子在仓山一鞋厂工作,厂内时常加班到深夜,陈默年迈的奶奶也无法照顾孙子,夫妻俩去年只好每月花1500元给孩子办了全托(全托分为全托与全月托,全托时间是周一到周五,全月托则是连周末都在托管)。

陈默是独子,没进托管前他回家没有玩伴,经常觉得孤独,只好自己看书看电视玩电脑,家人也过意不去。托管后有老师陪伴有朋友玩闹,倒是给了孩子充分的空间。

陈默说,刚到托管机构的第一个月,看着日托的孩子每天都被家长接走,心里就会莫名难过,“难过的时候就看看书”。

这种难过很容易被同伴间乐观的情绪感染而逐渐消解,取而代之的是习惯的约定——周末父母的相伴。

陈梦海告诉记者,全月托的孩子父母看望的时间更少,“一学期才看几次”。此次遭体罚满身伤的女孩小肖正是如此,父亲肖安和因工作原因甚少来看望孩子。

陈梦海说,全托的孩子在福州托管机构里大概只占了有1%—2%。据福州某教育托管连锁机构负责人陈海英介绍,其机构旗下1200多个托管学生,只有12个属于全托,其中全月托学生数则为零。一些托管机构甚至不开展此类业务,只负责日托管理。

全托孩子自理能力强缺少父母日常关怀易内向

为何部分托管机构甚至放弃全托业务呢?在陈梦海看来,全托关乎孩子的饮食起居,有时候甚至从零入手,手把手教孩子洗澡穿衣等,全月托周末更是不能休息,尽责的托管“老师”对全托的孩子几乎要做到寸步不离,就怕万一出了事故,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2011年闽侯一个托管机构里,三名小孩在全托期间偷跑到江边游泳,最终造成两名孩子溺水身亡的悲剧。

从事托管行业已有6年的林湘,接触了不少全托的孩子。据林湘观察,全托的孩子若缺少了父母的日常关怀,会导致其性格更为敏感,更内向,缺乏一种安全感,自信力也偏弱,“心理沟通的需求旺盛”,有时这些孩子希望父母亲和老师能够给予更多关注,甚至谎称身体抱恙等情况,一旦家庭方面有其他变故,如遇上离异等状况,则对孩子的成长更为不利。

林湘曾遇上一个离异的家庭,父母分居后孩子全托在机构里,平日里的关爱本已缺少,回家后,父亲沉迷赌博,基本放任不管,到母亲家则严加看管,孩子就处于分裂的两种状态,这些情况也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学习成绩,缺少了父母的认可和激励,后面想再提高孩子的成绩困难重重。

出于规避双方风险的考虑,部分托管机构甚至对全托的对象设置门槛,比如:一年级的孩子(生活自理能力尚无法解决)及单亲离异的家庭不在招生之列;父母亲在外地工作,家里须有可随时联系的监护人;相较于其他日托的孩子,需加签其他意外保险。

在上述托管负责人陈海英看来,全托本身有其两面性,全托比起雇保姆专职照顾实惠,课业辅导也更为专业,全托孩子自理自立能力强,在机构内也养成了做卫生的习惯,有的孩子回家后甚至还会帮家长做家务,而与托管“老师”之间的关系也更为亲密,毕业后也会时常回机构看望他们,逢年过节还会发来祝福信息。

对于如何解决与父母之间的交流问题,记者从不少托管机构处了解到,大部分更偏向于定期通过电话或者视频与父母进行远程交流,陈嘉每日会在陈默做完作业后打来电话,跟他闲谈几句,聊聊托管的生活及学校的学习,“交流的时间不长,但心里有底”。

全托孩子少不了父母的爱周末多创造机会亲子互动

不过,无论是托管“老师”的陪伴还是借助科技的力量来拉近父母和全托孩子之间的距离,在托管行业的人士看来,这些都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

“我们愿意倾尽所有的爱去对待这些孩子,但没有任何人能取代孩子父母的位置。”一名托管业内人士说,尤其是当日托的父母来接孩子时,全托的孩子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情绪,托管“老师”经常能捕捉到,但此事也只能给孩子们一个安慰的拥抱。

麦顶学园的老师曾表示,受伤的五岁女孩小肖,在听到父亲要来的那两天,会显得异常兴奋。“说实话,我们也不建议孩子进行全托照顾。”上述托管业内人士说。

连江家长江虹的孩子在温泉小学读书,因为自小从农村出来,学历有限,连虹希望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为孩子办理托管也是这个初衷。她认为,虽然每天都经过电话与孩子交流,但科技毕竟只能是一个媒介,周五晚上不管怎样她都要过去接孩子,“这是我们的约定,不然以后她就不认我了。”连虹说。

此外,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会在周末陪伴全托的孩子,有些全托孩子的家长会因为工作活其他原因无法陪伴孩子。“一些孩子甚至跟我们抱怨,回家后并没有得到父母亲的关怀,有的甚至出现被父母亲打骂的情况。”一位托管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有孩子因此不喜欢回家。

福建家政服务业协会学生托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梦海说,对全托的学生家庭来说,周末是难得的陪伴时光,可以尝试带孩子出去游玩,参加户外活动,实现亲子互动等,而不单单只是物质上的满足。从更长远来说,孩子的性格及行为习惯的养成不能缺掉家庭教育这一重要环节。部分业内人士也坦言,对于缺乏家庭关怀的孩子,一旦托管“老师”未能及时补位并对其行为习惯等进行专业化的引导,孩子的人格成长可能会出现偏差,也因此,那些优秀的机构在选择和培训托管“老师”时尤为慎重。

(应受访对象要求,陈嘉、陈默、林湘、连虹为化名)

(东南快报)

梦境之城OL官方版

梦回南朝破解版

动天地安卓版

勇者名录最新版